那些关于,以色事他人

图片 1

图片 2

      “图片和实物有色差”,近来老有顾客问我为什么我推荐的东西有色差。主要是衣服这类商品色差会多些,这个问题给我带来了极大的困扰,因为我没有把我的工作做好,因此我给客户的回答是:“要是觉得不喜欢的话就选择退货吧”!次数多了,肯定对于我的业务有影响,得把这个问题解决掉。

文:古今往来

两人的关系虽然没有公开,可是阿美天天跟李岩出双入对,父母怎么可能不知道,只是对李岩还算满意,不如假装没看见,由着年轻人自己发展。阿美的父母不说话,李岩的父母自然更加不管,男孩子嘛,谈个恋爱,又不会吃亏。何况阿美长相既美,性格也开朗,李家长辈也都喜欢。如今孩子都有了,那就结婚呗。

     一个偶然的机会,在学习某个软件时,突然颜色的两种模式,CMYK和RGB,CMYK是打印的模式,而RGB是显示模式。同一种颜色用不同的模式显示出来,很明显可以看到有色差。衣服上的颜色也是用油墨调出来的,那些图案是用油墨喷上去的。这个便就是色差的解释。这便是关于"色"的那点事!

古代女子系列第三十二期

阿美也没能停下来,好好想想。

气急败坏之时,她也不是没想过离婚。可是冷静下来想想,离了婚,她要怎么生活?她心里没底。既没有收入,也没有积蓄。她更加气不过,当初嫁给他,并不图他的钱,是他死皮赖脸的追求她,百般讨好,万种花样,可是如今时间久了,感情淡了,身体厌了,又有了些钱,就想休了她,另结新欢,教她怎么甘心?她凭什么就这么走了,白白便宜小三小四?而且,还有女儿,离了婚,女儿该怎么办?

月子里,姐妹团结伴前来探望,她们神采飞扬,高谈阔论男朋友,约会,潮流口红,当季新衣,她却臃肿邋遢,手忙脚乱给宝宝喂奶,拍嗝,换尿布,洗屁股......

阿美也是好胜的,何况从小就是美女,一向被巴结奉承惯了,何尝受过这样的气,不免大吵大闹起来,以至杯盆碗盏,砸碎满地。结局往往是李岩摔门而出,姗姗嚎啕大哭,阿美哽咽悲泣。

待她们起身道别,阿美关上房门,在她们渐行渐远的一路欢笑中,换去奶水溢脏的衣衫。无意间抬头,自镜中看见一个全然陌生的女人。肿胀下垂的乳房,粗壮肥硕的腰身,松松垮垮的小腹。

阿美也委屈,她倒也想好好打扮,不过哪来的钱?之前,李岩开出租,一家三口勉强过日子,再多就没有了。漂亮衣服、名贵彩妆,她何尝不想要,可是买不起呀;如今,李家虽说富了,可是一分没落在她手里。无论是房子,还是现金,都在公公婆婆名下,跟他们俩口子没关系。李岩虽有法子哄来花,却不愿意和老婆孩子分享。故而李岩俨然阔少一般,阿美却依旧只是村姑一个。

她要考虑的事情太多了:婚礼是在室内酒店,还是在室外草坪;婚纱是穿华丽的拖尾裙,还是性感的鱼尾裙;蜜月是去海南的天涯海角,还是去云南的香格里拉......

可是不离婚又该怎么过下去?不止一个人告诉她,看见李岩在外面和其他女人举止亲密,状若情侣。难道她要一直装聋作哑,忍气吞声?她实在咽不下这口气。

女人的姿色就是资本,可惜阿美年轻的时候不懂。

每天过了高峰期,李岩便开车去阿美家,在楼下按三下喇叭,两短一长。不多时,阿美就出现在车灯前,生机盎然的蓬松长发,生动起伏的美丽身姿。李岩每次见到她,就有一股自得之意油然而生,这么漂亮的妞,居然是我女朋友。他不由浮现一个得意洋洋的微笑,阿美也望着他笑,天真而热烈,纯洁而美艳。

那是他们爱情的巅峰时刻,伴随节奏感极强的迪斯科音乐,他们快速从红色的、绿色的、黄色的霓虹灯中穿行而过,将一栋栋暗影憧憧的高楼甩向身后,阿美有一种酒醉般的醺醺然,飘飘然。没有客人的时候,等红灯的间隙,李岩总会探身吻她,他的唇覆盖住她的,辗转缠绵。直到后面车辆用长长的鸣笛将他们拉回现实,两人才如梦初醒,痴笑不止。生意不怎么好的夜晚,两个人偷偷开车去无人之地,做些不可描述之事。一来二去,阿美就有了。

说到底,还是因为自己不挣钱。自从结婚,阿美就没出去上班,起初是怀孕生子,等到孩子送幼儿园,她已经习惯了做家庭主妇。而且,她一没文凭,二没经验,三还有孩子拖累,找事也不是那么容易,渐渐也就断了出去工作的念头。

朋友嗔怪阿美自从怀孕生子,就放弃了自己,头发胡乱一挽,衣服点点油星。既不化妆,也不收拾,难怪老公不愿留在家中。

女儿归李岩。她没工作没收入,自己都养不活,更不用说养女儿。再者,她将来找男朋友,若带个拖油瓶,不免减分。不如给他,让他和小三也别想过得太舒服。

李岩用10万块钱就打发了她。李家虽然有钱,他们夫妻却是一穷二白,连住的那套房子,也是公公婆婆的。就算她找律师,打官司,也无济于事。

阿美不是不知道李岩无非腻烦了她,再漂亮的女人,娶进门来,过得久了,就变成一件过时的衣服,当时非要不可买回家,也曾满心欢喜穿出门,而今虽然挑不出毛病,却再也不想穿了。

即使李岩不学无术,身无分文,吊儿郎当,全然没有责任感和上进心;即使婆家家境贫寒,公公开车,婆婆种地,唯一的财产就是城乡结合部的一栋平房;即使婚房就是李岩原先的卧室,只刷了刷墙,贴了贴墙纸,置办几件新家具,将单人床换了双人床。

他们是高中同学,都不爱读书,跟他们关系好的,也都是成绩垫底的差生。外面的世界如此精彩,大家一起逃课打游戏,偷父母的钱去K歌,摸进录像厅看小电影,哪一件都比坐在教室啃书畅快百倍。勉强混到毕业,大学显然无望,他们也不想上大学。看到书就头疼,上什么大学呀?

等阿美回过神来,她已经是一个女婴的妈妈。

未完待续,敬请关注~

李家阔了不到一年,阿美就听说李岩外头有人了。

肚子不等人。于是抓紧时间拍婚纱照,抓紧时间找酒店订喜宴,抓紧时间计划去哪里度蜜月。一切都紧锣密鼓地进行,洪流一般,裹挟着阿美向着走,并没有时间停下来,细细想一想,婚姻究竟为何物。

事情原本就这样了了,虽然阿美也知道自己吃亏,谁叫当初自己瞎,找了这么个渣男?哪知道弟弟年轻气盛,正为姐姐离婚愤愤不平,又恰巧遇见李岩和一个年轻女孩当街亲热,一时气愤难当,便想动手教训教训前姐夫。谁知打不过,反被李岩揍了一顿,这下更是怒火中烧,于是砸了李岩的车,被抓进了警察局。

阿美是个美女。巴掌大的脸,水波潋滟的眼,粉嘟嘟的唇,精巧的尖下巴,正是时下流行的美女模样。

图片来自网络,权侵删

阿美不得不忍气吞声,苦求李岩撤诉私了。李岩小人得志,不免猖狂,提出私了也不是不行,离婚协议中写好的10万补偿就此一笔勾销,否则就让前小舅子吃牢饭。故意毁坏财物,数额较大,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你看着办吧!

不是自己又是谁呢?

阿美回首结婚这些年,她养育孩子,照顾丈夫,伺候公婆,洗衣做饭,不可谓不是贤妻良母,可是这一切,到头来,居然毫无价值。宝贵的青春就这样白白流逝,而她居然没有替自己打算打算,真傻,真傻,傻透了。她想。

然而,她百转千折、左思右想,究竟敌不过天意,甘心也好,不甘心也好,小三的肚子大了,他们终究还是离了。她想想也真是讽刺,当年她是奉子成婚,如今却被另一个女人以子相挟,惨淡收场。

阿美也是心花怒放,喜不自胜,苦了好几年,没想到时来运转,正满心盘算如何装修新居,如何布置新房,如何添置新家具,却发现福兮祸之所伏,有了钱,李岩完全变了,每天就是打麻将炸金花,洗桑拿泡酒吧,除了正事,啥事不干。

第一章

阿美站在一堆沾满屎尿的尿布旁,无声的哭了。

她第一次婚姻嫁得不甚如意,前夫李岩一无所长,除了帅。然而,那个时候,她确确实实是真心爱他的。

阿美开始并未太在意,全村人都这样,不怨老公也是如此。久穷乍富,难免一时得意忘形。何况阿美自己也是云里雾里,乐不可支,光顾规划美好未来,怎料老公已是脱缰野马,再也回不了头了。

阿美家里开杂货店,李岩爸爸开出租。于是阿美去杂货店帮忙,李岩跟父亲轮班跑出租,父亲白班,他年轻身体好,跑夜班。

若您喜欢此文,请点赞,我会更有动力的哦~

不是没吵过没闹过没哭过,可是有什么用?七年夫妻,所谓感情,挡不住男人饱暖思淫欲。他如今有钱了,无所顾忌,也无所畏惧,就算阿美跟他离了,不愁找不到比她更年轻、更美貌的女人。

没过多久,李岩见惯了外面花枝招展的莺莺燕燕,开始横看阿美不顺眼,竖看阿美眼不顺。嫌弃阿美身材走样,挑剔阿美不会打扮。再后来,索性花天酒地,拈花惹草,要么彻夜不归,要么回家找事。甚至菜稍微咸了,水稍微烫了,都成为吵架的导火索。

可是,她到底爱他什么呢?她也说不上来。他是她的第一个男人。

她后悔当初没有出去工作,如果她有收入,李岩也不至于这么看不起她,这么肆无忌惮,恣意张狂,简直完全没有把她放在眼里。他拿准了她不敢离婚。

欢迎大家留言提出宝贵意见和建议!

听到结婚这两个字,阿美和李岩都有点蒙。虽说谈恋爱也有一年,该做的事情全都做了,但是,到底才20来岁,哪里会想到结婚这么远。可是,恋爱、结婚、生子,似乎是水到渠成的事儿,并没有什么理由不结。

阿美气得直哆嗦,真恨不得捅这渣男几刀,新仇旧恨一起清算。可是,这样痛快的报仇雪恨,究竟只能想想。就算杀了他,她也得陪葬,又有什么好处?只得咬牙切齿的同意了李岩的要求。

一切仿佛回到原点,只是,这九年的时间,其间种种悲苦辛酸,伤心绝望,又何止令她老了九岁?

阿美夜夜独守空房,揽镜自怜,不免伤心落泪。镜里的容颜并没有大变,只是不再鲜活水嫩,仿佛放久的水果,褪了色,发了皱,黯淡了光彩,失去了水分。

女儿姗姗5岁那一年,李家那一片集体拆迁,附近农田全部征用,家家分到几套房子,数百万现金。村里的人全都一夜暴富,陷入集体疯狂,一个个比着买豪车,买名表,买大金链子。

更难得的是纯天然,未经丝毫人工雕琢。这年头,割个双眼皮,隆个鼻子,削个下巴,打个玻尿酸,跟吃饭一样正常。美则美矣,只是千篇一律,毫无特点。阿美的美貌是爹妈给的,浑然天成,自然更珍贵些。阿美也惟恐他人不知,不时在朋友圈发些小时候的照片,引来无数点赞留言,惊呼女神从小美到大,云云。

九年前,她一片痴心的结了婚;九年后,她一无所有的离了婚。

李岩探身从里面替她打开副驾车门,凑过脸去亲她,被她一把推开,“小心我爸妈看见了!”

本文由云顶娱乐官方网站发布于中国野史,转载请注明出处:那些关于,以色事他人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