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浪花一样白,春来花笑

在公路和铁路还没有完全开通的六七十年代,父亲驾驶他的大船,常常带领五六个船工伙计,上至安康下至湖北丹江、汉口,通江达海,运输物资。

前段时间和好朋友小玉聊天,她说我的母校要开运动会了,问我回不回去看看。今天下午,小玉以她实习老师的身份偷偷带我进了学校。我已经有三年没有回来了,我兴奋得像个小孩一样,拉着小玉说这说那,初中在几楼几班,高中又升上了几楼。旧楼那边的饭堂已经拆了,小卖部又换了新的老板,学校又新建了几栋宿舍楼……感觉这一切还是昨天。我还记得9年前刚来这里认识的第一个朋友,她有个很好听的名字,叫明珠。我那时就想,她爸爸妈妈肯定很疼爱她。

一、真爱心间藏
  
  “你给我滚!有种你马上就找人结婚去……”伴随着撕心裂肺的哭怒声,瓷器破碎的清脆声不断地灌进方可的耳中,他站在门外内心久久的不能平抚,任凭陈静在屋内疯狂地发泄!最后还是迈开沉重的步子向楼下走去。
  起风了,正在微笑着的月儿不小心被一层薄纱遮挡住了半边脸。
  陈静哭够了,用手轻揉了下有点浮肿的眼晴。她的心中五味杂陈,因为她知道,刚刚被她一怒之下关闭上的房门,已经毁掉了一个曾经无比幸福的家,从此以后它的主人将会步入不同的生活,而这一切的根源都是她一手造就的,虽然心中万般不舍。
  几天之后,一阵噼里啪啦的鞭炮声响过之后,和着优美的音乐旋律一对新人牵手走来。微风轻抚起新娘那漂亮的白纱衣,像是祝福又似在叹息。
  此时的方可面露微笑,他与新娘汪曼香正一起接受着亲友的祝福。看着热闹的婚宴他内心颇为感叹,一层层涟漪在他心中不住地激起一朵朵的浪花。十多年前,他和陈静结婚时的画面又浮眼前,那时的他们多幸福……
  婚宴前夜,老妈特地问他是否真的决定了,当时方可心态坚定:“妈,您就别多想了,陈静她以后也还要生活不是,我想她过得好。”
   “哎,可惜了我这么好的儿媳妇,妈总觉得像做梦一样,不过你把责任全揽在自己身上也好。”老妈目光复杂,不知说什么好,也许儿子说的对。纵然他和陈静以后不再是夫妻了,但他们昔日的情缘还在,他还是真心的希望陈静能幸福。也只有她这个做妈的知道儿子心中的痛和爱。
  远处一道人影躲在浓郁的树荫下,眼光望着婚宴的方向,几颗泪珠挂在脸颊,满满的歉意。
  “回去吧!”一位老人满眼怜爱的撑起一把伞,帮陈静挡在头顶:“走吧,这会儿阳光正辣,晒的久了更难受!”陈静回头看着老妈慈爱的面容,轻轻点头:“妈,您说新娘子以后会对孩子好吗?”“会吧!?这不是还有方可吗。”
  太阳透过浓郁的树叶洒辉,斑驳的光影投射到地面上,忽明忽暗。几声蝉鸣时断时续地叫着,好烦闷的午后。
  阵静看向窗外,心中有些释然又有些茫然,她不知道前路如何,自己这样做值不值?是对还是错?她只想方可和孩子能够幸福。
  “好了,别想了!”一杯热茶轻轻地放在桌上,陈静看向老妈,“妈,让你跟着受苦了!”
   “你呀,啥时能为自己想下!哎,一会儿把茶喝掉,好好睡一觉!”窗外蝉还在不紧不慢地唱着,只是风稍微大了些,丝丝凉意冲进房内,似在安慰有点失落的心。
  
  
  
  二、心疑迷雾生
  
  几场秋雨过后,天越来越凉。
  “妈,这么晚了,您还没睡?”方可一进门便看到老妈倚偎在沙发里,微闭着双眼,似乎在想事。
  听到儿子的声音,老人微微睁开了眼睛,欲言又止的样子。“妈,您怎么了!曼香又惹您生气了?”方可隐隐感觉到老妈没有陈静在时开心了,他知道自己因为和陈静赌气才娶的曼香,妈从一开始就不太乐意,他原本以为过段时间就会好的!可今晚妈的情绪让他心里有点紧张,说不上为什么!
  “我想再坐会,饭刚热过,你洗洗吃吧!曼香回她哥那里了,说今晚不回来了。”
   “妈,她跟我打电话说了。对了,您以后不用再给我留饭了,晚了我会在外面吃。”方可冲壶热茶,帮老妈倒上一杯,然后自己也倒杯。一股茶香飘逸而出,缓和着屋内的气氛。
  “可儿,我有点想陈静了!你说她那么好的一个人,对你对这个家好的是没得说,怎么会做对不起你的事,我到现在都觉得是在做梦。唉,以前她在时,你每天再忙都会回家吃饭,那时我们一家在一起多好,哪像现在一天到晚都冷冷清清的,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老人说着,眼角不自觉有泪光闪烁。“妈,都是我不好!惹您不开心了。”方可轻拉着老妈的手,拿纸巾帮老妈试去眼角的泪。
  “哎,好好的一个家没了!你看看你现在娶的什么媳妇?每天只知打扮游玩,什么都不知做!”方可一时无语,脸上满是苦笑加迷茫。
  夜色很浓,不知何时被雨雾笼罩,秋风越发苍凉。
  
  
  三、冰雪渐融
  
  转眼间北风呼啸,雪飞漫天。路旁的白杨树站在风雪中,摇曳着早已干枯的枝条,发着悲凄的音颤,抗拒着寒意的侵袭。
  方可刚走进公司办公室,他的好兄弟阿超就打来电话邀他晚上去家里吃饭,方可想都没想直接答应。
  阿超和他是最要好的兄弟,两人无话不谈。方可离婚后和汪曼香结婚时,阿超那时刚好出国办事,也就没去参加他们的婚宴,自然和这位新人不认识。
  夜色中的雪地在车灯的映射下,闪着微弱的白光。方可在阿超家的楼下停好车正准备上楼时,一对男女手牵手地从楼上下来,女的不时地发出咯咯的笑声。站在远处阴影下的方可心中微愣,那个女的竟然是她的妻子汪曼香!她前几天打电话说她妈病了,要她回乡下老家几天,没想到……
  阿超不知何时站在了方可的身边,轻拍一下他的肩:“那个女的你认识?他们住我对面。”看方可不语,便拉着他上楼去。
  “来,我们边吃边聊,今晚你就住我这里,咱俩好久没在一起了,顺便有些事你也该知道了。”阿超平静地说着,手里开启着一瓶红酒。
  几杯酒下肚,阿超望着方可有点微醉的脸庞,深叹一声:“阿贤不久前结婚了,女方不是陈静嫂。”方可猛的瞪着双眼:“怎么可能?当日他们俩可是亲口说永生在一起!而且过后我又分别去向他们求证过。”
   “那是陈静嫂要阿贤帮她演的戏,故意要你撞见的。”阿超轻押一口酒缓缓地说道:“她当时觉得阿贤还没结婚,而且你们关系又不一般,肯定会帮她的。”
  方可静静地坐着,脑海中陈静和阿贤衣衫不整地同坐在一张床上的画面重又显现。越想越觉得哪里不对,可又不知问题出在哪?一点头绪都没有,难道真如阿超所说……手里酒杯不住地转着,杯中红酒打着旋,轻飘飘的。
  阿贤和阿超他们三人是最好的铁哥们,自从阿贤做了那件让他无法原凉的事情后,他和阿贤再没联系过。现在听阿超一说,更是觉得这里边有问题,可又想不透,方可遂把目光重新放在阿超的身上……
  
   四、冬阳洒辉暖身心
  
  寒风吹着树梢发出呜呜的轻吟声,阿贤站在阿超楼下的一处昏暗处,静静地望向楼上的亮光。他知道阿超可能正在向方可说着他和陈静的事,那是他拜托阿超代他说的。
  几个月前陈静找到了他,要他帮忙演一场戏给方可看,手里拿着一张医院的体检报告单。阿贤当时怎么都不同意,无耐经不住陈静的泪水请求,最终达到了陈静的目的。本想一直帮陈静隐瞒下去,可是中途却出了意想不到的事。
  阿贤感到身上有点发冷,抽完最后一口烟后,跺了跺有点发麻的脚,终于下定决心向阿超的楼上走去。妻的话又响在耳边:“有些事情必须你自己去面对,不管结果如何,做到自己心安即可。”平定一下自己有点慌乱的心情,手轻按向了门呤。
  当阿超打开门的刹那间,脸上满是惊愕:“你怎么现在过来了?方可还在这!”
   “没事的!陈静还没有过危险期,我想……”
   “陈静怎么了?”方可早已站在两人的身前,焦急地问道。
   “陈静几天前出车祸了,到现在还没醒来。”
   方可一步走到门前,伸手就去拉门:“先去医院!”
   “方可,等一下,我有话要跟你说,现在!”
   “回头再说!你和陈静的事阿超已经跟我说了,不怪你。”
   阿贤手放到门上,拉开方可的手:“这会儿还是不要出去的好,我怕你难堪,对不起!”阿超和方可同时不解地望向他。
  阿贤努力地调整好有点错乱的心情,抬头望着两个好兄弟:“我已经报警了,可能今晚就……”话还没说完,由远而近的警笛声已到楼下,紧跟着脚步声响起,对面的门马上被叫开,好像一男一女被带走了。
  阿超看了阿贤一眼,回过神来,望向有点失神的方可:“是他们,你今晚见到的那两人。”
   “那个女的,就是曾经骗得我破产的前女友!本来我想算了,可是机缘巧合下让我无意间又碰到了她。从朋友那里知道了你们的关系后,就……”阿贤自古自地说着,回忆在过去的痛苦中,脑中又重现当年的画面。
  良久后方可才回过神来,然后张开双臂把两兄弟紧紧地楼入怀中,三人此刻什么都不说,就一直静静地紧抱在一起……
  冬日的朝阳辉映大地,暖暖的气流俯冲而来,冰雪开始融化……
  
   
  
   五、春回阳光媚
  
  一缕阳光透过窗口,暖暖地映照在陈静的床前。方妈坐在床前笑容满面,昏迷了几日的陈静终于有所好转,从重症室里转到普通病房,她的一颗悬着的心总算放下了。
  “妈,还是让我来照看她,您回去歇着吧!”听到声音,老人收起心思抬起头:“你这孩子,都熬了这么多天了,不在家多睡会,怎么又来这么早!”
   “妈!”方可知道妈嘴里这么说,其实心里很高兴。尤其是当她得知陈静是因为自身体检时,发现了肝癌晚期的病症后才决然离开这个家的,心中对这个儿媳更是喜欢。
  “你呀,妈想等她出院好了,你能把她风风光光地接回家

《汉水安康,天生水运》紧扣历史脉络,挖掘、记录汉江流域黄金水道的人文历史,使即将消失的历史文明重放异彩,让母亲河域的璀璨文明,植入世世代代汉江儿女的血液里。

但偏偏 雨渐渐 大到我看你不见】

每当火龙到来时,每家每户都在街道老字号彭家定制购买了大量烟花爆竹,火龙在拥挤的街巷通体透亮,随锣鼓乐器上下左右翻滚,此时烟花喷洒,人声鼎沸,蔚为壮观。玩耍的后生们,赤裸臂膀,用鸡蛋清涂抹身体,头缠红色布条,两枚高矗的弹簧丝戴于额上,英姿飒爽,通宵达旦的玩耍也不觉疲惫,那时也许是人与龙已融为一体,从而达到忘我的境界吧!

跑场上,女孩大声呼喊着男孩的名字,为男孩加油打气,男孩站在起跑线上,酷酷的样子,不回应女孩呼喊。好像,你以前也是这样。每次比赛,总是酷酷的站在起跑线上,无论两旁的女生怎样为你摇旗呐喊,你也都不回应一下。我们同班两年,我很喜欢校运会,因为每次校运会只要有你的比赛,无论是跳高还是110米跨栏,我都会去看。在旁边默默地看着,因为我害怕你会觉得我跟其他女生一样,所以我从来都不敢大声地为你加油。

每年正月十二是出灯日,人们从四面八方数十里外的地方赶来,真是人山人海,万人空巷,其实这一天火龙并不玩耍,人们是为了看一场隆重的火龙出灯仪式。

还有你不知道的,高中3年,我一次都没有参加校运会,甚至还会觉得校运会很无聊。是因为跑场上再也没有那个穿着白色T恤,样子酷酷,但笑起来像浪花一样的少年,还是,我再也找不到当年看校运会的那种感觉。

有一条河流温婉时光,定格真相,传承着生生息息的寄望和文明,他的名字叫历史长河。

【刮风这天 我试过握着你手

待夜幕降临,火龙在锣鼓唢呐和拥簇的人流中来到古镇东南角汉江南岸叫“殿湾”的地方,龙头面向汉江,摆上祭品,,点亮龙体,然后由德高望重的主管带领众生集体叩拜汉江河神,礼毕由主管给龙点睛,随震撼的锣鼓唢呐声和璀璨的烟花四射下,火龙腾空而起,围观群众欢呼雀耀,新年火龙舞吉祥的社火拉开了帷幕。

那个时候,你是我们班最高的男生,我很喜欢看你走路,因为你总是把腰板挺得直直,把头抬得高高的,感觉很神采英拔。我想你应该很喜欢白色,因为你总是穿着白色简单的T恤。其实,你笑起来很好看,为什么你总是酷酷得样子。初三那年我们分班,还好我们只是分在隔壁班。因为我班旁边就是楼梯口,所以我还是会经常看到你路过窗前。只是,到了第二学期,我不知道什么原因,你突然离校了。我向了很多同学打听,都说不知道。我得不到任何消息,你就这样不见了。后来那一学期,我专心读书,成绩也终于拉上来。只是那年很多学校分数线都提高了,我还是考回原来的学校。其实那时我还是挺开心的,因为这里有太多回忆,或者说,是我个人的回忆。

汉江流域是中华古文明发源和形成的地区之一,其城市沿革与空间演变,不仅是政治、经济、社会、文化等形成的结果,而且与地形、地貌、水系等地理因素密切相关。

图片 1

如果那段特殊的时代给我们带来过温馨快乐的时光,那么上演在汉江古镇那震撼人心的民间社火“火龙”则使我终生难忘。

故乡 吕河古镇南锁神河、赤岩两镇,东与湖北接壤,西与安康相连,是名副其实的关隘道口,再加上左侧一条霸河,正北一轮汉江,把古镇演绎的风生水起,热闹非凡,也不知在什么年代,气势恢宏的民间社火“火龙”便在古镇流传上演。

吕河火龙是用竹子编制的十三节龙体,龙头至龙尾用白布连接,龙体用构皮纸张表并由民间艺人精心描绘,每个节点用木板做支撑,龙节里嵌有两个铁夹,用以固定眼子,眼子是用构皮纸人工搓成五六寸绳子,然后在桐油中熬煮而成,耍时点亮用作照明。

有一条河流跨越陕西、湖北两省,在武汉市汉口龙王庙汇入长江,系长江最大支流,古时人称汉水,现代人称汉江。

刘贵棠这位汉江的儿子, 用 一架照相机,一肩包裹行囊,30年如一日,行程3000余里,在陕西、湖北、河南等省收集了数千件的珍贵航运实物、拍摄了30000余张图片资料、收集大量的文献档案,向世人展示汉江流域社会变迁发展历程。促建了总面积1600平方米,展厅300平方米的中国汉江航运博物馆。

走进博物馆, 睹物思情,睹物思境,那起伏迭荡的船工号子、那劈风斩浪的商船帆影、那隐逸于汉江岸边的繁华小镇、那散发着传统古韵的民俗风情,使人浮想联翩,让跳跃的汉江浪花把我的思绪笑到了从前……

火龙由十三个强壮的后生玩耍,对耍龙头和龙尾的人要求体力强健且配合默契,一招一式都有严格的套路要领,玩耍时,整条龙要随鼓点唢呐的节拍上下、左右翻滚。

听父亲讲,我们是从湖北迁入吕河口的,也难怪,偌大一个街道,唯独只有我们一家常氏家族。记忆中的父亲古铜色的肤色,嗓门洪亮,喜爱喝酒,是安康汉江流域100余里响当当的船老大,也是吕河口街道红白喜事主管。

贯穿于秦岭以南,连接陕西与湖北武汉伸入长江的汉水,如一条蜿蜒于山川河谷的游龙,承载着数千年华夏汉水文明,那些渐行遥远的历史印记并未随历史的尘烟而消逝,相反正被优秀的汉江儿女发掘、铭记和传承。

社会在发展,时代在变迁,船不再是交通和运输的唯一工具。很多船虽然消失了,但人们对船的情感从未改变。许多优秀的文明覆上了历史的尘埃,但人们渴望继承弘扬优秀文明的意志不会改变。汉江儿女会用聪明的智慧和才能守望和传承璀璨的文明。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原标题:汉江的浪花把我笑到了从前

图片 2

图片 3

我出生于西北第一渡的吕河小镇(以前称吕河口),随时代的变迁,那曾经渔歌晚唱繁华热闹的小江南,在日新月异的新时代面前渐渐谢幕,然而那段清新的记忆,如奔腾跳跃的汉江,在我的脑海里回旋、重现。

吕河古镇属清朝式民居,砖瓦木质结构,房屋蜿蜒于汉江、霸河河岸,下街道随山势岩体几乎是悬岩建造,数百年不倒,也算是建筑上的奇迹了。

汉江啊母亲河,不论是流传于汉江流域灯影成趣的皮影戏,还是传唱于民间戏台的汉调二黄;不论是沿袭继承的民俗民风,还是激情忘我的民间社火;不论已是白发苍苍的民间工匠,还是布满沧桑的遗迹物件,那都凝聚着汉江儿女的智慧和和传奇,那都体现着汉江滔滔不绝,经久不衰的民族气场。

作者:陕西安康 常正安

每当父亲远航回来的当日,母亲,总是为父亲准备几个小菜和父亲喜欢吃的鸡蛋韭菜饺子,再温上一壶柿子酒,母亲就使唤我们:“快去看看,你爸爸的船回来了吗?”我们来到街口向汉江张望,这时遥远的岸边有黑点由由远及近慢慢攒动,随微风隐隐传来了船工的吆号声,看到了白色的船帆渐渐清晰,再后来看到货船驶到汉江北岸,船工们陆续收起了纤担上船,父亲把船帆扯向了东南方向,大船劈风斩浪,顺利返航。这时我们便雀跃地跑回家中高喊:“爸爸回来了!”那时也许是我们感觉最温馨最快乐的时刻吧!

记得那年的正月十二下午,古镇上的人们洋溢着节日的喜庆,威武的火龙在街道码头上一字儿摆开,顿时唢呐阵阵,锣鼓喧天,在父亲和他的团队近一个月的的筹备忙碌下,火龙在新一年就要“出山”了。

责任编辑:

汉江的浪花把我笑到了从前

火龙正月十三晚由上街头第一家逐户玩起直到正月十六晚结束。

两条河流共生共存,演绎见证着历史文明的锐变和传奇。

本文由云顶娱乐官方网站发布于云顶娱乐网站,转载请注明出处:和浪花一样白,春来花笑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