莲花阿嬷病逝,任由慰安妇阿嬷受辱

原链接:)

莲花阿嬷曾说:“我觉得,我应该要让更多人知道这件事,让年轻人知道教育我们的下一代。”

12月10日,台湾首座慰安妇纪念馆在台北市开馆。由台湾人权团体“妇女救援基金会”主要筹建,该团体干部再次向日本政府要求道歉和赔偿,并提及日韩和中国大陆已建有慰安妇相关的纪念馆。该干部表示,将这所纪念馆作为交流的基础,愿意与其他海外团体进行深入协作。 “阿嬷家——和平与女性人权馆”举行开馆剪彩仪式(12月10日,台北,Kyodo)   两名台湾和韩国的前慰安妇出席了开馆典礼。纪念馆的名称为“阿嬷家——和平与女性人权馆”,馆内展示了慰安妇的经历和女性人权保护活动的相关资料,还设有咖啡馆作为交流场所。   日本经济新闻(中文版:日经中文网) 伊原健作 台北报道

全台第一座慰安妇阿嬷铜像,代表着二战时代的历史伤痛,不仅是两岸被强征慰安妇们,在二战那个日本侵略下整个东亚有近40万民妇女被充当日军的慰安妇,迄今为止日本政府仍旧不愿面对,台湾的主政者甚至为日本的殖民历史歌功颂德数点忘祖,民进党的媚日本本质实在叫人难堪。如今日本右翼分子已经侵踏至我们中国的土地上,作为中华儿女的我们,一定要谨记这段历史和这次事件的伤痛,唯有两岸中国人共同团结一心,才能让这些日本右翼分子知道历史是不容篡改和抹灭的。(作者:罗鼎钧,台生,现为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博士生)

中新社台北4月21日电 台湾妇女救援基金会网站21日发文称,台湾最后的“慰安妇”之一莲花阿嬷(原名陈莲花,婚后冠夫姓许)20日晚因肠道破裂引发感染离世,享年93岁。

原标题:台生:任由慰安妇阿嬷受辱,民进党做了什么!

图片 1

近日日本右翼分子藤井实彦来到台南慰安妇铜像前踹了一脚,做出这样的举动还大摇大摆带着记者和翻译向国民党台南市党部提出所谓的“质问书”要进行慰安妇历史的史实辩论,但事实是如此吗?一个右翼军国主义分子从头到尾就是来挑衅和污辱慰安妇阿嬷,这口气作为中国人的我们,绝不能胡里胡涂的吞下去,藤井和其所属机构“慰安妇珍香国民运动”一定要给两岸的中国人一个交代。

“永别了,莲花阿嬷,祝您一路走好。”得知莲花阿嬷过世的消息,台当局前领导人马英九在社交网络平台写到,永远怀念这位老人的真诚与勇敢。

就如同国民党台南市党部主委谢龙介说的,这口气我们真的吞不下去。台湾泛蓝和统派团体也在台北“日本台湾交流协会”前抗议,但就连递交抗议陈情书给“日本台湾交流协会”负责人沼田干夫,他却避不见面仅仅派出总务负责人如同躲猫猫的取走陈情书,同时还不准台湾的媒体对他进行拍摄,真不知道日本人在躲什么,不是很理直气壮吗?

资料图片,陈莲花阿嬷被人搀扶着参观纪念馆。中新社记者 刘贤 摄

其实回顾全台第一座慰安妇阿嬷铜像设置月余以来,台湾地区前领导人马英九也亲临现场哀悼纪念,要求日本政府应该对于台籍慰安妇进行赔偿和道歉。但是换来的却是日本官方提出抗议,日本交流协会负责人沼田干夫在与国民党主席吴敦义希望“妥善处理”铜像,由此可知日本人自始至终都没有真心实意的对于慰安妇进行道歉和反省。

妇援会表示,将于4月22日至5月31日,在“阿嬷家——和平与女性人权馆”设立莲花阿嬷追思纪念区。

同时民进党对于慰安妇阿嬷铜像的设置问题却是模棱两可,日本右翼分子对于铜像做出不雅的举动迄今仍是无声无息。台当局外事部门官方网站却在10日发表一篇新闻稿称“统促党”人士在“日本台湾交流协会”泼漆抗议,严重破坏台湾形象,作为一个民主法治社会不应该如此。这篇声明无疑看出民进党当局对放任日本右翼分子在台湾任意践踏我们,却不准台湾民众对日本人进行严正的抗议。就如同去年四月日本殖民者八田与一铜像遭人砍去,民进党当局立即公开批判并且法办砍头者,民进党的官员甚至还公开向八田与一后人道歉。

据该基金会统计,当年被迫充当“慰安妇”的台湾女性至少超过1200人,目前在世的仅剩2位。

责任编辑:

回到台湾后,陈莲花重新组建家庭,几十年来一直保持低调的生活。直到2010年,妇援会筹拍“慰安妇”主题纪录片《芦苇之歌》,她才开始在镜头和公众前露面。之后,陈莲花多次出席与“慰安妇”有关的活动。

原标题:台生:任由慰安妇阿嬷受辱,民进党做了什么!

陈莲花1924年出生于台湾汐止;19岁时被日本人以“看护妇”名义骗至菲律宾,受胁迫充当“慰安妇”。在菲律宾的近两年时间成为其一生的恐惧回忆,同行的20多位台湾“慰安妇”最后只有2人生还。

本文由云顶娱乐官方网站发布于党史故事,转载请注明出处:莲花阿嬷病逝,任由慰安妇阿嬷受辱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